注册   登陆   找密码

E-file:修乐1


修乐1的最新文章:

所在位置» 密宗传承 -- 密宗修持

解脱大道---大手印与大圆满双融实修教导(七)

媒体:心地家园  作者:嘉初仁波切
发布:修乐

2008/9/18 21:43:25

原著:噶玛恰美
讲述:嘉初仁波切
中译:丁乃筠 杨弦
内容提要:本书是噶玛恰美著述的《大手印与大圆满双融教法》的讲解,从四臂观音(生起次第)、七支坐、总持金刚诵等的修持,直至了悟心性,成就无上菩提,都有着详细的、直切要害的讲解,是指导实际修持的教授。
嘉初仁波切:重要的是,把所学的用于内心。佛陀是以这个方式达到证悟的。净土是在内心,心结是在内心。重点是,认清心结。只有在认清它们的本性时,我们才能达到佛境。
很多网站推荐此书:“藏传佛教最高教法,是你证悟自心的法要”。“除了自心的本性,解脱不在别处,不要往别处寻觅。”
版权所有:嘉初仁波切

教授者简介

尊贵的嘉初仁波切是显密学养与修持具足的金刚乘上师。
1923年生于四川省境内。8岁时,被认证为转世灵童,到白玉传承的重要支院都芒寺坐床后,开始了多年的正式学习与训练。
1959年离开西藏,在印度住了12年。
1972年,到美国传法。
1976年,红教敦珠法王指定嘉初仁波切为太平洋区耶雪宁波佛法中心的导师和他的精神代表。
自此,嘉初仁波切在各地建立佛法中心,并远赴美洲及东亚各处传法,教导众多弟子修习无上密法,走向成佛之道。

《解脱大道---大手印与大圆满双融实修教导》目录
(点击一下目录各章,可进入相关内容)
 
序文 桑给康周
英译者序  阿伦华乐士
中译者序 丁乃筠/杨弦
第一章 口传宝藏


第二章 生起次第教导

第三章 止的训练

第四章 观的训练

第五章 指认教导

第六章 实修

第七章 大手印教导

第八章 大圆满教导

第九章 以回向来密封

译注 (略)


第七章 大手印教导

敬礼观自在菩萨!

这些是观自在菩萨甚深实修教导。这是实证生起的方式。假如你以大精进来修习前行法和主修法,这两个修行阶段的征相会生起。一个有迅速和同时有征相的人是,“顿悟”的行者,他从过去世带来业力的余荫。如此的人是稀有的。有高度不确定征相的人是,“顿超级”的中等行者。如果他们禅修,会非常有效,但他们可能会屈服于缺点,而变成普通人。“渐近”的行者很难有征相,但藉由不断的维持禅修,征相会慢慢出现。

重点是要精进修行。精进并不只是勤奋,而是对修法有积极热忱与持久的喜悦。如果你精进修行,那么前行法和主修法成功的征相会出现。

一位顿悟行者听法时,就立刻有真正证悟的征相。这种人在过去世已经净化了罪障,累积了功德,所以他们对证悟已做好准备。就像一位睡觉睡得很浅的人,只要轻轻拍他的面颊,他就会立刻醒来。同样,这种人只要些微触媒,就会证悟。明显的,这种人是非常稀有的。

“顿超级”的中程度行者,会有不确定的征相,也就是说,当他们修行时,有些时候会有进步的征相,有些时候不会有。有时,一种征相会出现,而在别的时候,另一种征相会出现。征相没有确切的规律或稳定性,但它们会大量出现。以严格的修行纪律,中等程度行者能够很快的进步。据说如果你挤压一条蛇,它的足会伸出。同样的,如果你挤压一位中等行者,好的品德会出现。但这样的行者要很小心,不要退到一个普通意识的境界中,被自己的缺点牵着走。你可以向根本上师祈求护佑,来回避这个不稳定的状况。虽然那些熟睡者很难会有征相,但以纪律与毅力修法,征相将会出现。

此外,禅修前行的征相什么时候出现,是无法确定。它们可能逐渐的或以附带方式出现,因此,看清有无出现征相。有好征相时,不要过分兴奋得意。征相不出现是有太重蒙障的关系,所以培养热忱精进。如果坏征相出现,了解这表示蒙障正在净化;不要对它们有任何的猜想。

你需要以自己的经验,判断进步的征相有没有生起。假如有好的征相,不要兴奋,否则你又掉到世间八法的转轮里。不管理你是带金子做的或钢铁做的手铐,结果都是一样。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假如你没有征相,也不要在乎。要了解这是有太多蒙障的关系,应该带出更大的热忱与精进。

这个忠告不只是针对灵性修法,也是针对生命中一般的事物。通常,当我们生命中有好的事情发生时,我们就非常兴高采烈。这个回应的背后是,自我中心。假如我们对好运中以极大的喜悦来回应的的话,那在逆境时,我们也可能会以极度的沮丧来回应。在这两种状态中,就算佛陀来到我们面前,也无法使我们平静下来。没有平等心,我们会继续轮回,这表示我们没有耐性,而且是软弱的。

如果坏征相出现时,不要猜疑和担心。只要了解这是净化的征相,并以更大的热忱与精进修行。

首先,这些是前行的征相。钩昌巴说:如果你禅思死亡和无常(一)连接你与家乡的细绳将切断;(二)“亲友之胶”将粉碎;(三)对食物与财富的执着,将切断。

假如你禅思暇满人身难得,(一)你不会从事无意义的活动;(二)你将会日夜精进于佛法的修行;(三)你会回避恶友伴。

假如你禅思轮回之过,(一)你会视感官之吸引为不幸;(二)你会全心信赖三宝;(三)你对世俗的迷恋会了断。

连接你和自己家乡的绳索,就是你对家乡的执着与认同。一般人可能会对自己的国家有强大的认同感,以致拥有整个民族的特征---它的历史、文化、政府、财富与影响力;好象他们是这一切的代表。不是只有美国人才有这种认同感,因为其他种族与国藉的人也是一样。不要以为只是离开自己的家乡搬到另一个地方就够了。禅思死亡与无常的成功征相,就是放下执着与攀缘。事实上,你只是切断对石头、泥土、树木等执着与攀缘。

就像我们也许会对家乡有强烈的认同感一样,我们也可能会对自己的亲友有很强大的认同感。再次,死亡与无常的禅思,会化解这个执着的黏胶。

我们只要适当满足,就能切断对食物和财富的贪爱。假如你有足够的食物和你的基本民生能解决,这个就够了。禅思死亡与无常,能把心从世俗活动、长期目标与计划中转离,而且把心思带到眼前。

你必须了解,生命不只是短暂,我们连它有多短都不知道;而且将来很难再得到这样的暇满人身。因此,放下世间八法,并努力行善。当你禅思珍贵暇满人身是如何难得时,会放下一切无谓的活动。此外,你会精进于佛法修行,这会带来此生和来世真正的利己和利他。这种了悟的其中一个征相是,你不会炫耀自己已经做了一个一天或三天的闭关。相反的,你会羞愧的遮盖你的头,因为这不是一个一天的事件,而是至少一辈子的承诺。

你也会避免与恶友伴来往,不管他们是男的还是女的。与有恶习的人交往,绝对会导致你在此生犯下的恶行。不是说你永远不与这种人来往,而是你不应该跟随他们的恶行。你当然可以和他们相处,但你是以利他的慈悲发心交往,而不是跟着他们去犯恶行。

藉着禅思轮回之过,你会看到欲界---我们现在所住的地方---它的魅力就是,厄运之因。你会尊重与敬奉佛、法、僧。

如此,藉着修持四种前行法,每一个外、内与密征相会出现。首先,藉着祈请,加持的征相会出现:外在征相是,无量虔敬。当你的根本上师在面前时,你会因为崇敬,而想要碰触他的身体;因为你的心已被根本上师所吸引,你不会想别的事物;而且夜以继日,祈请祷文会不停的生起。

藉着修习四种前行法,不同的外、内、密征相会出现。转心四念的要义就是,使心转离轮回的诱惑。如果这个没有生起的话,你会继续深陷在贪执的汪洋里。嗔恨、妄念、贪爱、骄傲与嫉妒的火焰会继续生起。上师和学生都可能被世间八法左右,他们都应该认清轮回是无本质的,并把整个心转向佛法。上师必须以纯净发心来教导,学生在听法时,也应该生起纯净的发心,如此佛法才会有真正的利益。

一般人通常把世间八法掺杂在佛法修行中。这些人也许听过很多的法,也勤勉的研读佛法。他们甚至思索过与禅修过,但是他们基本上,还是没有把心从轮回中转离。相反的,他们持续着对轮回的投入。这个倾向的最大缺点是,他们看不到佛法的要义,因为没有看到轮回空洞的本质。

藉由向根本上师祈祷及修上师相应法,对这位上师的大信心、虔敬心会生起。因为释迦牟尼佛已入涅槃,你的根本上师就是领你成佛的唯一桥梁。因此,视自己的根本上师为真正的佛。你也许希望触摸他,不是出自欲望与贪爱,而是出自无偿的纯净虔敬挚爱。此外,这种感觉,并不是出自一种态度,觉得自己很特别、很神圣。如果你很纯净的修上师相应法,过了一些时候,你会看到一切显相为上师的显相,一切语音为上师的语音,以及一切思惟为自己根本上师的心意。也就是说,你所有的经验都被根本上师渗透。

假如你的专注是在肉身品质上,而不是在佛殊胜、超越的那一面,最后当你的上师辞世时,这些品质会消失,而你的修行会瓦解。因此,培养与上师的正确关系,是培养甚深虔敬、信心与诚挚,以这种态度来从事闻思修,同时,尽力避免恶行。如此做,你会得到佛的真正加持。此外,你也会从佛自身得到加持。当你的修行有如此的鼓励与加持时,你会发现修行时不会疲累。

如果你从很多上师处得到法与灌顶,那很好,只要你能够纯净的维护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否则的话,莲花生大士也无法帮助你。学生通常听法、受灌顶、得誓戒,并向根本上师问问题。但他们或者不记得答案,或者不用在修行上。这样又有什么益处?在西藏,传统上,上师向学生问问题来查看他们的经验、洞悉的程度,以及看他们在修法上有无走入岔路。佛法在西方国家才开始盛行,所以这个情形是颠倒的;学生通常测验上师,看他们的回答会有多好。

这些是内在征相。单只要忆起根本上师,你的了悟会增加;外在显相以幻影呈现,内在意识无媒介、明空的显现,并且思惟干扰之流已断。

外在显相飘然生起,看起来不是实体的。得到这些加持的结果是,一个人“止”的修持会增进,而且对空性洞悉的“观”也会增加。这会转化我们对显相的看法。通常,心是被概念所淹没的,但这儿它会减少,因为思惟变得比较稀少。 

这些是秘密征相。你梦到根本上师、他给你灌顶、传授佛法,而且你在放射和回收光华。

我听到学生说,曾经亲见观音菩萨、释迦牟尼佛等,但是他们的心还是被心结所占据。也有人说,他在六个月内证得佛果,但后来失去这个境界。这个显示他们连心结的表面都还没有碰到。如此的声言,基本上是自大的表现,而自大是从妄念与愚痴而来。此处提及梦到根本上师,这是从转心四念的甚深修法而来。假如你在这些修法里有好的基础,然后向根本上师祈求,你会得到如此的外、内与密加持征相。

这些是念诵百字明咒净化罪障的征相。你的身体会变得轻盈,你不太需要睡眠,你感觉安适,生起诚挚喜悦。而且梦中征相是淋浴、裸露身体、脓和血从身体渗出、拉肚子、呕吐东西及穿白衣。

这些净化修法的结果是,你的身体变得轻盈,你梦到淋浴,水从身体流走。脓、血、呕吐等都是过去所犯的有害习性净化的征相。从体验上来说,你发现五毒减少,对佛法僧三宝的信心会增加,而且慈悲心与对空性的洞悉的“观”可能会出现。金刚萨埵修法包括百字明咒,对这一生和来生会带来大益处。这个修法特别对身心或业力的疾病---过去的业力,有帮助。它有助于抵消转世入下道的因,也有助于制造转世入上道的情况与条件。如果这个法是以四对治力[60]来修的话,这些益处会出现。

这些是以献坛城来完成累积功德的征相。感觉安适,感到愉快,即使不吃饭也不会饿,而且你的聪明才智在增加。梦中征相是日月生起,往高处走,在有花朵的原野中步行,一个好女子给予食物,照镜子等等。

修持金刚萨埵法的结果是,你被净化,但还是需要累积功德,而这个是以献供坛城来完成。假如你在此修法上有大进步,你的聪明才智会像文殊菩萨般。献供的要义是,向皈依对象供出自己的身体、所有的财物,以及你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美德善行。要点是,抵销强大的执着攀缘,并以利他代替自我中心,这个修法的核心就是培养布施。

这些是因为禅思无常,而解除贪执的征相。你会停止对五官诱惑的向往。只对此生的关怀之流会中断。你以轻柔、安适的心态而活。心的骚乱变得鲜明清楚。感觉什么事物都不重要,你会把眼光越来越集中在眼前。显相失去它们的光采。你的意识不执着于对象,且变得满足。再者,罪障与蒙蔽越来越微细、大精进热忱生起,不同的障碍会出现在身体、外在经验以及自心中。那些是禅修境生起的预兆,所以不要视它们为障碍。“能断派”行者[61]说,这是体验的征相;希杰行者[62]说,它是善行的表征;大圆满行者说,这是得到加持的征相;大手印行者说,这是体验之征相(暖相)。总而言之,这是恶习净化的征相。

甚至有一些喇嘛会觉得,自己是不可或缺的,认为:“如果我不在这儿,我的弟子与寺庙怎么办?”父母会有这种“不可缺少”的感觉,当他们认为:“没有我,我的孩子就无法生存。”在其间,上师走了、父母过去了,但轮回还在。孩子还活着。因此,他们事实上是“可缺少的”。“不可缺少”感基本上只是世间八法的表现,而且,除此生外是无意义的。好好的禅思无常后,会断掉只对此生的关怀。我们会确切的看到心里所生起的事物。会对世间八法或任何只针对此生活动,感到毫无意义。你会认清死亡与死亡之时是不确定的,不会以世俗方式来计划,会越来越集中心力于眼前。显相会失去光采。在净化过去有害习性的过程中,即使在正确修法时,暂时性的障碍也会生起。“能断派”行者称这个是体验的征相。大手印行者说,这个是体验之征相(暖相)---净化不良习性之印,与殊胜品质生起而来的暖相。

殊胜根器的行者,也许只要心的自性被指出就够了。中等根器行者,会有“止”的生起,即使下根器行者也会体会瞬间寂静。

对于一位有证悟的根本上师及一位高根器的弟子,也许弟子在心性被指出时,就能够立刻证悟。它也许是立即就发生。假如学生在过去世修了很多净化法,而现在已成熟到完全证悟的时候,这个就会发生。

然后,这些是已经培养依相修“止”与依无相修“止”的征相。所有观念在原处平息,且注意力不管被导向何处都能住留。那就是“止”。此外,如果你在鲜明境中住留,这个就是无缺的“止”。如果你失去知觉,就像在无自觉的深睡中,这只是类似灭寂,是土拨鼠晓得如何修的那种“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假如心没有失去知觉,当心中没有记忆或思惟,你感觉无法动你的身体时,那就是“止”;这时不应该拉此人的手叫他起来。如果如此做,此人可能会死亡,并投胎沦为动物,或者失去意识,变得精神错乱。所以在他的耳边敲铃,在鼻子前烧香,洒水在他的脸上;这样会叫醒他,就像从睡眠中醒来。

再次,把无思惟流动与无自觉称为大手印,只是中国一位比丘的观点(中译注:很久而久以前一位到西藏的禅僧的教法),而且并非佛法见解。

我认识一位二十岁的护士,在修习“止”后失去自觉三年。好象她昏过去,而且在深睡中,没有任何自觉。最后她恢复心的明晰,但她已伤害自己很厉害。这个是不正确禅修的障碍。

当心没有昏睡,但已失去自觉,这是“止”的一个缺点。那其实是某种昏迷之境,如果你大声的打扰此人,他也许会投胎为动物或陷入精神错乱境。在这种状况,必须靠近他的耳朵轻柔、悦耳的说话,或者轻轻的洒一些水在他的脸上。从前中国的一位比丘行者,教弟子目视空洞,或者让心不禅修空性而变空。这种修法可能会导致如此的问题。

萨迦班智达说:八识的经验止住的“止”,是声闻乘灭寂的模仿,会导致转世为动物。

只有当你执着于这个境界时,才会导致投胎为动物。如果你只是无执着的经历它,就可以发展为道上更深体验的一个因素。

钩昌巴说:我认为抑制观念的“止”是,非佛教的修法。

当杜松虔巴首先体验此时,他问达波。达波回答说:“哦,那是最糟的。小心不要陷入此状态中。”当拉噶阿塞只有修行五年时,他念诵一句禅修经验偈颂,这导致他掉入无自觉之“止”中一刹那之久。如果一个人把这个当成“止”的话,这是歧途,因为这只是“止”将生起的预兆。

一次,一位旅客之子到外砍木材,他进到山洞里休息。当他以禅定姿势坐下时,他进入无自觉的昏迷“止”境中。他的同伴到处找他,但找不到,以为他迷途了。次年,一些旅客在那个地方扎营。其中一人说,这是他侄儿前一年迷失的地点。他们在那儿砍材时,发现男孩以正确禅定姿势禅坐。他们站在他面前叫他。他从昏迷状中醒来,并对其他人说:“你们要走了吗?”然后站起来。他的身体一点问题也没有。后来,他进入佛法之门,成为枚尼亚恭仁的成就者。

在修这个法时,如果你在“止”的明晰经验上,有好的禅修训练的话,会有十种征相出现在你的视野中:(一)烟;(二)荧火;(三)海市蜃楼;(四)灯焰;(五)月亮;(六)太阳;(七)类似火光的东西;(八)圆球状;(九)光苞;(十)彩虹等。即使你闭上眼睛,还是能清楚的看到它们,而且你看到和经历到很多事物,包括众生、形象、声音、香臭、味道、触觉等。[63]

《入楞伽经》说:藉匝精进“凡夫行静虑”[64]、“义分别静虑”[65]、“缘真如静虑”[66]、以及“真如善法静虑”[67],你会看到如日月形状的东西,如光和莲花、图案、虚空和火。这些不同的征相会带至非佛教之道,而且它们使你退转至声闻行者和缘觉佛的经验。当你不执着于那一切,什么显相都没有时,佛的圣手会平息它们,并抚摸你的头顶。这表示你是真正的跟随他。

这个叙述列出三摩地的明确境界。“凡夫行静虑”是指色界与无色界的经验,它们是灵修不成熟的众生所经历的,这些众生不满于欲界粗俗的心结与苦痛,但他们还未走入解脱证悟之道。“义分别静虑”是指禅思色蕴就像泡沫、受蕴像水泡、想蕴像海市蜃楼、行蕴像芭蕉树、识蕴像幻影。“缘真如静虑”是一地至十地菩萨所体验的禅修阶段。他们的禅修集中在实相上。

任何这些征相的出现,本身不是问题,但如果我们执着,这就成为问题,而且会替自己的修行制造阻碍。

再次,要点是不要执着于来自禅修上的任何状况或体验。但请注意,放下执着不是变成昏迷、呆滞。

任何美好景象出现时,它们是“止”的次要征相,不是真正的禅修。然后第一个心境生起。

《热纳曲搭问句经》说:善男子,这个像猴子和风般无中止的迅速流动、像水流与油灯的火焰、无身体而可以游动到很远、思索事物并以六种感官(六根)为体验的基础、能知晓他人之心念,是专一稳定、无散失、无分心专一的住留在“止”中,这就是心之稳定。

帝洛巴说:最初的修行就像峡谷的河流。

张仁波切说:当第一个心境出现时,会有不断的观念流出,像大鹅卵石滚下险峻的山坡,而且你感到无法禅修。观念流出的数量感,即是些微稳定的意识。在得到任何稳定前,普通观念是流出的,虽然它们不停的涌出,但未被认出。

在这个阶段里,你不但会感到你无法禅修,你根本不想禅修。当你觉察到自心被概念淹没的程度时,你的意识已变得些微平静。那是进步的征相。

《了义海》和《成道者口传承》两书都说:最初好象心已完全稳定的专注在禅修对象上,但那只是开始。然后,一点一滴的,好像比以前有更多的思惟,但事实上,不是的。直到目前,因为没有禅修,你在思惟生起时不会觉察到它们的出现。现在,心歇于等引,你会藉着清明的觉识而注意到它们。不要阻挡各种思惟,就让它们去吧!不要跟随它们。认清思惟生起的数量、程度,不要被拉入它们的逆流里。在不需要更改禅课下,假如禅修之流不断,且你的觉识好像在滚滚而流,这就是第一个心境,这就像在险峻山边流下的溪流。但这不像汹涌溪流从险峻山坡卷走,和进入一个狭窄的裂缝中。反之,这个就像无阻碍的观察。

最初,虽然心好像看起来已经完全的稳定,其实只有些微的程度而已,因为心是使劲的收紧的缘故。当你最初开始觉察到自心生起的思惟数量、程度时,你也许会因为这些心的混乱,而认为自己已经疯了!但事实上,如此的概念一直都在,而你只是未曾觉察到它们。再次,这是进步的征相。概念的暗流把你拉入它们的逆流中,就像旋涡一样。认出这些思惟的全面出现,但不要跟随它们。渐渐的,你将会在这些思惟生起的刹那,认出它们。

在你禅修时,假如你注意到大量的思想生起,并被它们带走的话,那是错误的修法,不是真正的在修“止”。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假如你像一个游客只是站在旁边用照相机来观看,你会发现到,这些思惟是不会伤害或帮助你的。它们只是生起后又离去。无阻碍的观看它们。当你可以如此做的话,你已经有一点点的稳定。小心不要像游客一样,一件一件事物都在观看后,就执着于它们:“哦,这个很美丽。哦,这个更美丽。”假如你是这样禅修,你会走入岔路。相反的,无任何的偏袒,只是注意思惟的生起与离去,并观看它们的空性。

帝洛巴说:在中间时,它像恒河般慢慢的流。

张仁波切说:然后它就像一个轻缓流动之河。意识是慢的,而且只有少数的思惟。

这个的意思在《了义海》和《成道者口传承》里都有叙述:藉着前述的方法来观察与修行,观念会减少,而且你会进入无概念境中。偶尔,即使孤立的思惟会生起一会儿,不会持续,但会像掉到热石头上的雪片般消失。任何思惟涌出时,会被看到和认出,而且你的禅修之流是平静的。当它是如此时,这就称做中等心境,就像大河慢慢流下。但不是从很远处看,无法看清它是如何流动。相反的,是在原处就看得到。

此无概念境不只是无思想:当思想生起时,你认清它们的空性。它们是同时生起与释放的。

概念是如何的自然释放?我们曾经有无数的思想,它们都已经自然的释放。但是于其间,在无数已生起和释放的思惟中,我们只认出和注意到非常少量的思惟。在这个大量的概念里,有微细思惟是我们没有认出的。它们是在我们的不知不觉下自生、自解,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辨别力,认出它们的生起与离去。在禅修过程时,一旦你学会无任何渴望来觉察这些思惟时,你会开始看到这个过程。以你自己的体验,来查明这个是如何发生的。

佛法上师口传说:“在此时,第二个感受是像在峡谷中顺势而下的溪流。”有时它相当平静,有时它澎湃得涌出。分心时就放松与观察它。静止时稍微专注,并在那个境界中歇息。这个好像出现在很多人身上。

尊贵的促拉程哇说:再次,专一的把心回收至“真如”中,最重要的是,内在瓦解并放松,好像你在筋疲力尽后歇息。不期望禅修成功或不惧怕不成功,以宽阔态度轻歇在禅定姿势中,并以不动的注视住留。这会导致思惟轻轻平息。当身心都被恬静、轻柔、安详与放松的舒适渗透时,且身交媾无不舒适感,即使当你暂停禅修,心不会沉浸于外在活动,而是住留在乐与明灿之流。所有你的身语意自然会变得轻柔、平静与松弛;而且此时你不会被心结的细小烦恼所伤害。在你的五官经验中,会生起很多前所未有的显相。最好的心境,据说是像大河的轻缓流动,这就是“止”的中间阶段。

假如你在印度住过,你也许会曾经看到男人背着又大又重的担子。当终于可以放下担子时,他们往后靠,眼睛迅即往上滚动,然后就睡着了。在这个禅修法里,以那个方式放松、无执着,但不要失去觉照。无希望,无恐惧,以不动的注视,歇在禅定姿势里。结果,思惟会轻轻的平息。

假如你的禅定姿势很不舒服,也许你需要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或一个特别的椅子。在正式禅课后,保持禅修时的觉识非常重要。不要突然起身,立刻开始做别的事情。这个修法的征相是安详、松弛与稳定。

帝洛巴说:最后的心境出现,就像河流如母子相会般的汇合。

张仁波切说:然后意识稳定、不动的住留,就像汪洋深处般。

汪洋表面也许相当汹涌澎湃,但海洋深处是静止与安宁的,就像第三个禅修境。那个境界,也可以比喻为太阳与它的光线:光线的强度与能量不一定,但是太阳的性质是稳定的。

《了义海》和《成道者口传承》都说:藉着前面的方式修行,粗和微细的观念之流会切断,而且你在无概念境中平静的住留。你没有身体舒畅的感受或身体的存在感。你不会感受到呼吸的进出或持住。心自然的感受乐、明灿和无概念。甚至在禅修境后,如果你不特别留意它的话,你不会感到时间的流过。即使在你不禅修时,心不会散失,禅修境自然的生起,因此你看起来好像心不在焉。由于清晰的因素,会有无体积的明亮感,好像在透明无云的天空中。这是最后的心境,像不动摇的汪洋。它不像晚间的汪洋,而是白天的。

那些境界就是静虑的主要修法,所以在持续一段时期后,神通能力等生起,它们支援真相的光景。

不要刻意切断概念之流。相反的,让思惟自然的解散,就像空中的云消失般。没有人毁灭它们,它们只是自己消散。紧接而来的平静,也是自然的生起,而不是从强烈阻挡思惟而来的。

在这个禅修境中,心不呼吸,而且当心自然的感受乐、明灿与无概念时,这个是自发的而不是人为的。执着于这个乐的业果是,会导致转世入无色界。如果你不执着,它们只是自然自发的生起。有时一个品质会比另一个更明显,但只要无执着就没有问题。

在禅修境后,你不是真正的心不在焉,虽然你好像如此---“不具体积”,[68]意指无三度空间。

晚间的汪洋让人有开阔感,但无明晰,所以这个最后的心境,就像白天的汪洋,又开阔,又明灿。

这个禅修境的结果,是不同种类的神通能力等会生起。例如,你会知道一张纸条的内容,即使你没看过它。或者,你可能会预知某人会来拜访。如果得到这种能力,你认为自己很特别,这会逐渐损坏你的修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你亲见佛陀,而你不执着于那个经验的话,你的神通能力会变得更加清晰与清楚。

尊贵的促拉哇说:单只要如此专一无分心的修行,身体会感到舒适,心会明晰、无思惟,会感觉外在状况不能伤害你,并且你不会感到日夜的流逝。你感到显现的心结已抑制,不会生起,而且很多可见的品质会生起,如微细的光景神通。那是称为最后的心境,它像汪洋般不动摇;这即是“止”,因此是佛教非佛教、苯教、小乘与大乘共通的。那个禅修不是大手印。

一旦你达到这个禅修境,你不会感受到时间的过迁,除非你刻意留意它。例如,卓千仁波切是一位非常高的禅修者,有一天他来到某人家中拜访时,没有人看到他,所以他就在屋子外待了一晚,直到第二天,别人看到他为止。当人们最后注意到他时,他正在禅修,他们拍他的肩膀,他从三摩地中起来问:“哦,是喝茶的时候吗?”他没有时间过迁感,只是住留在等引中。实际上,他已远超过只是“止”的成就,他也许已经到达大圆满的最高境,名为“融入法性”(法性穷尽)。至少,他已到达“最高觉识”(明量进诣)境,这也是大圆满修法“顿超”里很高的境界。

在以上所提到的禅修境中,显现的心结已抑制,而且它们不会生起。但是假如在你达到此阶段时,你就恭喜自己,认为已经证悟以大手印境的话,停下来别这么想吧。

伟大的让炯多杰说:未被善巧方便法门渗透的善行,只是成就欲界天神的善行而已。甚至乐和明灿的静虑,也只会导致转世为色界天神。没有认知的无概念,导致你入歧途,而且会转世为长寿神。即使你了悟一切现象就如虚空,那只是对无限虚空的感受而已。即使观察心性就如虚空,这只会导致你误入无限意识境。无“我”与空无境是轮回的最高峰,那是非存在和非不存在之境。啊呀,你们这些智者,不要期待三界的混淆为真相。

以上每一个叙述都是指有执着的禅修境。如果它们是无执着的生起,就不会有不利的结果。

尊贵的帕摩竹巴说:如果你到一位佛法上师跟前,并修习任何他的教导,你的身心会充满喜乐。假如你是以渴望与执着来修行,这会导致你误入歧途,诞生在欲界。

也许会有如虚空般的明灿与清澈,像外在、内在月亮的显相,不管你的眼睛是开着还是闭着。如果你是以渴望和贪执来修行,这会导致你走入歧途,诞生在色界。

也许连微细的观念都没有,不管你注视的是往外,还是往内,而且你也许会视此为非物质的法身。假如你是以喜欢与厌恶来培养这个经验,这会导致你误入歧途,诞生在无色界。

即使你不以渴望乐、明灿与无概念来禅修,你也许还是一位声闻行者或一位缘觉佛。

你的喇嘛或上师也许是一位圣人,你所修的佛法也许是纯净的,你也许是会有非常好的体验,但你如果是以渴望和贪爱,来攀缘与执着与它们的话,你就是走入岔路。

寂天恭波主说:乐、明灿与无概念是禅修的过失。

珈哇却丁哇说:假如你不了悟自心为无生的话,在心放松时禅修,即是“止”,并且专注时禅修也是“止”。把它留在无结构中,它还是有结构。

禅修心为存在,即是真实永存的见地(常见),禅修它为不存在即是虚无的见地(断见)。假如你禅修它为心,那是唯识之论[69]。假如你禅修它为中道,那是二元相对。甚至乐、明灿与无概念的培养也是一个过失,因为是被观念所遮盖。

即使连甚深方便法门的体验,也包含世间三摩地。不同的心结与观念是转世入轮回的三界之因。

任何时候,即使有很细微的执着,心就会变得有结构。假如你坐下,并有意的把心留在无构造中,你的心还是有概念修饰与掺杂。你也许会反对西藏喇嘛传授禅修时的特别姿势等。这些是错的吗?只要你还在道上,这些方法是有用的。此外,当你还在道上,从事辨别轮回与涅槃,以及区分身语意的修法,会有大益处。但目前这个修法是针对无修饰的心性之本质。如果你把它当作心来禅修,你就是在修瑜伽哲理见[70]。如果你用中观的见地来禅修,但你是以执着修持的话,你会掉入二元相对里。

那么该做什么?珍贵的冈波巴说:谈到静止与了悟,不要强调静止,因为在你晕倒、喝醉与深睡时,静止也会出现,而这个不是了悟。

那么,“止”是否是个该回避的坏东西?一点也不是,因为它是大手印体验的根基与基础。

《阿难教导入胎门经》说:一个没有等引之心的人,不会消除罪障。

《大菩萨藏经》说:舍利弗,静虑的圆行是在什么之先?它是在心的了悟之前。

《成道者口传承》说:当那三个心境已经生起时[71],你在自己本性指出时就会认出它。你会尝到它,而且你会了断观念加诸。如在它们未生起前就指出的话,你的修行会因为期望它们的出现,而误入歧途。此外,第一个心境是无法导致任何一点的解脱。假如连最起码的中等心境都还未生起的话,就无法能领受如此教导。

中等或最后心境要确切已生起才能受到(觉识本性)的任何指导。在“观”的介绍后禅修,你专一的在此途径上修持。一些竺传承的行者,包括密庞佩玛卡尔波主,说上、中、下的专注只能算“止”。然后藉着寻找心和被介绍有洞察力的“观”,无概念营造的了悟将会生起。如此,你不可能只受到一个月的教导就被介绍“观”。现今,有很多人在禅修六、七年后,还是没有超越中等程度的专注。假如你在此时死亡,你连“观”的指导都没有得到,因此你并没有进入此修法。直到殊胜专注一境(心一境性)已生起,才被介绍“观”,这是属于卡当蘭任传承的经典乘教法。

那不是大手印与大圆满的传承。在《瑜伽四部教导》[72]里,无比的达波传授特别禅修指导法,这与吉天颂恭、张仁波切、珈瑞的见解,以及杨恭巴的经验是一致的。在四种瑜伽(相应)(英译:contemplation 梵:yoga 藏:rnalbyor)中,在观念不停散失的境界中,歇于无概念的稳定里,这就像汪洋里不动摇的平静。所有的卡当行,也视它为禅修法。如果一个人精通此法,因而会不渴望如此稳定的三摩地;如果修行是被智慧的精华所渗透,专注一境的禅修会生起。“瑜伽”结合方便与智慧,或“止”与“观”,所以那些瑜伽会自然的合一。那即是“瑜伽”。

属于早期翻译的《不可思议神秘本续》,以及后期翻译的《阿里卡理大河流本续》说:藉着狮子“瑜伽”的尊严三摩地,意识因专注一境不动而澄清;而且一个人只是以自生的原本智而觉证。以坚定的耐心,恶道轮回之苦会除去。

杨恭巴说:首先是住留于一境的专注一境“瑜伽”,而且住留于此的三摩地只是“止”。此处的“瑜伽”必须是“止”和“观”的合一。微细和粗的思惟就在原处平息。然后“观”的体验即是:无概念意识会生起,它确认心之明空性质,就如透明虚空般鲜明的现前。

“止”和“观”合一的禅修,即是禅修得好时之无概念意识。住留在光亮、鲜明、无媒介、乐与明灿境中,即是看到乐和明灿的本质。有时当你禅修时,这个也许不会出现;有时当你不禅修时,它也许会出现。这是因为没有精通三摩地,就如一位生手工匠,因为不够专注而疏忽大意。

大手印禅修从此处开始。这是需要一位有经验的佛法上师指出的,而且据说禅修境从此处生起。

《大教导》说:小程度的专注一境是,当显现的思惟散失中止时,心住留于无修饰的等引中。进入乐、明灿与无概念境后,注意力专注一境的维持着。

因为还没有精通三摩地,有时禅修时它不会出现;有时即使不在禅修,它也会出现。有时有明灿,有时不会有。在此时期,了悟还未得,并且“大确认”意识还未生起。但这个可以带出清晰、开始开启原本智,而且这个只是道途的起始。这些专注一境的体验(心一境性),就如看到阴历第一天的新月。

把心留在无修饰状态里,它会在鲜明喜悦中住留,因此你希望它不会消融。但即使你不把它消融,它还是会消融,而且真正的禅修未现起。不阻挡思惟,认清所有生起的思惟都缺乏自性,并且确切的肯定此点。

想抓住此鲜明乐境是很自然的,但假如你试着抓住它,这会妨碍你自己的进步。你需要放掉它,因为这只是修法里的一个阶段。你如何修此阶段,在不阻挡思惟下让更多了悟生起?在此时,认明思惟的生起、释放,以及同时生起与释放。

当你只有微小程度的专注一境时,你也许会认出明灿、空性与乐感之心。当思惟从那个境界生起时,它们自然的消解,并且会生起一个理念上的肯定,认为这就是禅定。会对继之显相有实质感;因此会视大部分愉快显相为实质存在。藉由执着于这样的观念:“这个即是空性与心的显相。”你的梦会多一点清晰,但不会有其他的进步。

只要你还有执着的倾向,当不同的愉快显相生起时,你会把它们执着为真实存在。这个过失会妨碍修行上的进步。一旦你持续执着于这些事物,你得到的唯一益处是,你的梦会变得比较清楚。

在进入等引时,认为禅修境有时不会生起,也许会有很多喜乐与波动,而且虔敬、净观与慈悲心可能会增加。

有时禅修境会生起,有时不会。坐下禅修时不要期待等引会生起。要知道有时候它并不会出现,但无论如何,继续修持,你的禅修会不稳定,不同的品质也许会出现,让它们无执着、无固定处的生起。

珈王却杰说:此处解释的“专注一境”是,妄想杂念已平息的专注一境稳定。

离于概念营造的专注一境,即是当名相营造生起时,不将它视为对象。

这个是“一味”的专注一境之体验:至于无概念、乐与明灿这些品质,这三种感受会融入一味中。

专注一境的无禅修,即是在此境中达到稳定,并日夜住留在其内。

有关这些公开传法,解释到此就够了。在此传承里,针对这个“专注一境”,“止”是最重要的,但不是只靠“止”而已。假如“止”不是与“观”合一,它就不能算在四种“瑜伽”里。根据一般白教传承,包括足尔芒白教,当一个人只是被介绍这一样而已,这个会导致更进一步无分别的修法。即使一个人晓得它们之间的差别,他也许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所以很难区分。

“止”会有缺陷,但你一旦受过“观”的教导,就不会产生易犯的错误。你以专注开始,然后进入大手印之道。因此,不要放弃修习。你不需要依赖任何其他事物来增进你的修行,只要虔敬与祈祷就够了。没有必要向别人询问,或从事任何的修饰,因为以强烈虔敬心祈祷,你的根本上师将会融入你身。藉着观察心,任何思惟的生起都不会有障碍或缺点。毋须再受到指导。藉着虔敬力而来的实证,从次第与道途上前进,即是金刚亥母赐予钩昌巴的虔敬大手印。

单只是得到最要义的教导,我们就可以从开始禅修,进步到真正的证悟。但即使你禅修了悟相当好,假如你没有对此题材完整的研读为后盾,你很难对本上师表达自己的证悟。

一旦你熟悉“观”---也就是说,不只是听法,而是有实证---你就能免于禅修的过失。

 

【相关链接】

解脱大道---大手印与大圆满双融实修教导(连载):

 

(1)

(2)

(3)

(4)

(5)

(6)

(7)

(8)

(9)

【声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发表须知:
一、用户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规定,审慎、合法地利用伊妃(E-file)平台发表言论、作品。
二、用户的言论、行为若涉嫌违法或侵权,用户可能被强制承担因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全部法律责任。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伊妃(E-file)运营方有义务提供用户资料,有义务和权利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各种必要措施。
三、伊妃(E-file)中心授权网络法律专业研究服务机构“网络法苑”为用户及客户提供包括免费咨询在内的全方位的法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