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陆   找密码

专业号:日月峡


日月峡的最新文章:

所在位置» 新闻报道 -- 日月峡新闻

《日月峡人》--我的义工母亲白秀梅3

媒体:原创  作者:日月峡
专业号:日月峡

2019/4/29 20:33:10

旧棉花变成一床床松软的被褥,我的大拇指却变硬了。由于长时间撕旧棉花和捏针绗被褥,我的大拇指肿胀得很厉害,回不了弯,疼痛难忍。我找到常领利大夫让她给我上点药,常大夫一看,对我说:“你的手指是筋出槽了,光上药不行,你得休养才能好。”我一想到还有那么多行李没做完,怎么能休息呢?于是去请刘尚林老师给我调治一下。经过调治果真有些好转,可是我仍然无法捏针。

这么多被褥没做好,我心里非常着急,心想:我无法捏针绗被褥,可以去用缝纫机拼接褥里子,用缝纫机时大拇指不用使劲。就这样,我每天坐在缝纫机前拼接被褥里子,用缝纫机接完了 40 多床被褥里子时,我的大拇指也渐渐好了。在日月峡,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我要尽情地挥洒属于自己的色彩,这就是我的修为吧。

2012 年后,我们做的被褥都是新棉花啦。雪白的棉花松软干净,做起来轻松多了。我负责絮棉花、圈边,朴大姐负责绗线,我们在新食堂里的一张乒乓球桌上做被褥,天天站着。我俩一天做 4 床被,11 天时间共做了 49 床被、还有几床褥子。

新棉花会飞起很多棉絮,这些碎棉絮飞起来落在眼睛里,眼睛发干;钻进鼻子里,鼻子发痒;钻进嗓子里,就会咳嗽不停,十分难受。我俩实在难受了,就到外面的洗脸池子里洗一洗,回来接着做。有一天,我去洗脸时,擤鼻子用力大了点,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我急忙抓住洗脸池子,不知是谁扶了我一把,才没有倒下。过了一会儿,眩晕好些了,我又回到食堂里继续做被褥。姐妹们见了,都劝我休息几天,可是我一想到还有很多被褥要做,实在是舍不得休息。我们不知疲倦,把这些劳动看成是享受生活的乐趣,是爱的奉献。

“妈妈,你到那去是拼老命了呀!”弟弟笑着说。“义工们都是这样干呀!”妈妈脸上露出自豪与喜悦,赞叹着:“我去之前,义工们就已经建成了许多景点,我都去晚啦。”这就是我的义工母亲,一位老有所乐、老有所为的可爱老人。

(作者:王贤廷 整理:阮书慧 编辑:赵卓然)

相关连接

《日月峡人》--前言

《日月峡人》--山高人为峰1

《日月峡人》--山高人为峰2

《日月峡人》--老战士兰法成的情怀1

《日月峡人》--老战士兰法成的情怀2

《日月峡人》--尽孝 还愿 升华1

《日月峡人》--尽孝 还愿 升华2

《日月峡人》--骑自行车赶来的义工李馥1

《日月峡人》--骑自行车赶来的义工李馥2

《日月峡人》--校长义工王延清1

《日月峡人》--校长义工王延清2

《日月峡人》--校长义工王延清3

《日月峡人》--大爱义工常领利1

《日月峡人》--大爱义工常领利2

《日月峡人》--大爱义工常领利3

《日月峡人》--大爱义工常领利4

《日月峡人》--快乐的伙头军孟晓华1

《日月峡人》--快乐的伙头军孟晓华2

《日月峡人》--快乐的伙头军孟晓华3

《日月峡人》--虎将孙文1

《日月峡人》--虎将孙文2

《日月峡人》--从病患到日月峡义工的唐玉香1

《日月峡人》--从病患到日月峡义工的唐玉香2

《日月峡人》--从病患到日月峡义工的唐玉香3

《日月峡人》--鹤鸣子和1

《日月峡人》--鹤鸣子和2

《日月峡人》--鹤鸣子和3

《日月峡人》--鹤鸣子和4

《日月峡人》--我的母亲王克力在日月峡1

《日月峡人》--我的母亲王克力在日月峡2

《日月峡人》--我的母亲王克力在日月峡3

《日月峡人》--我的母亲王克力在日月峡4

《日月峡人》--我的义工母亲白秀梅1

《日月峡人》--我的义工母亲白秀梅2

【声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