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陆   找密码

专业号:myfo1


myfo1的最新文章:

所在位置» 佛学基础 -- 藏传佛教

八�月灯三昧经(三摩地王经)

媒体:心地家园  作者:天竺三藏那莲提耶译
专业号:myfo1

2007/6/28 19:24:17

                       月灯三昧经卷八
                                   高齐天竺三藏那莲提耶译

童子。是以菩萨摩诃萨。为欲乐求是三昧故。应修善根。行于法施。或行财施。以此檀度。以四种回向而回向之。何等为四。一者过去诸佛善巧方便。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我亦得是善方便。以此善根回向菩提。是名第一回向。二者于善知识所。闻说如是善巧方便。受持读诵而修学之。以此方便。令我得成无上菩提。愿我长夜恒得值遇。以斯善根而回向之。是名第二回向。三者愿我所得资财。共一切众生受用。以此善根而回向之。是名第三回向。四者愿我己身一切生处得财得法。摄护利益一切众生。愿我常得如是之身。以此善根而回向之。是名第四回向。童子。以此四种回向。应以一切善根而回向之。

        复次童子。菩萨摩诃萨求是三昧故。若在家若出家。以不谄曲心。奉事持戒人。若有能持是三昧者。若出家若在家。是人若遇病苦垂困。若能以己身分肉血除彼患者。若有成就增上信心。菩萨以不动心及清净心。应当给施。

童子。乃往过去过阿僧祗阿僧祗无量无边不可称不可量广大不可思议劫。尔时有佛。号曰不可思议愿胜起王佛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彼佛如来应正遍知。即于是日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变作无量无边应化诸佛而为说法。善能调伏无量众生。安置无漏阿罗汉道。亦复建立无量众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是不思议愿胜起王如来。即于此日寿尽入无余涅槃。正法住世八万四千亿那由他百千岁。

童子。是不可思议愿胜起王佛。正法灭后。于末世时乃有无量执见比丘。彼诸比丘。于如是等修多罗中。不爱不乐不生信心诽谤毁訾。若有能持此等经者。为彼恶侣逼恼其身。口言呵毁乃至夺命。彼恶比丘为贪利养及恭敬故。杀于二万受持此经诸比丘等。童子。彼时于斯阎浮提中。有一国王。名曰智力。受持正法。护持正法。本愿成就。曾于先佛殖众善根。童子。昔时于此阎浮提内。有一法师。名曰实意。受持如是三昧经典。入于王宫为善知识。有大悲故能为救济利益怜愍。彼王喜乐见此比丘无有厌足听法语论。往诣奉事亲近供养。咨请问难闻说能持善能酬答。时彼比丘。善解广略相收之义。威仪诸行悉皆具足。善能通达阴界诸入。善知一切众生和会分离离已复合。亦知众生威仪诸行乐欲性习。善知众生根力精进。善知差别智慧性习。善知谛相应及不相应。酬答语言于义决定辩才深妙。亦能善知调伏众生。含笑先语见者爱乐。远离嚬蹙其心广大。安住如是四无量心大悲相应。一切异论所不能坏。童子。尔时智力王有女。名曰智意。年始十六。颜貌端正形色姝妙。姿容充满无不备具。彼实意比丘。以为师导。时彼比丘四大不调。于右髀上生恶黑疮难可疗治。一切医师舍之而去。时彼智力王。见是比丘病笃困苦。恐其死没号泣堕泪。及诸妃后八万婇女。并及国土城邑人民。太子诸官军众将帅。守门防逻及以奴婢。亲从左右并余大众。见此比丘悉皆啼泣。童子。时智力王先有亲属命终生天。于王梦中现面劝化。而作是言。此比丘病。要须未交童女新血洗之。亦用涂疮。复取其肉煮之为羹。以种种味而调和之。与饭共食乃可除差。若不得此药定难可起。尔时智力王见如是梦。觉已至明。即从卧起入于后宫。集诸宫人具说斯梦。我见是事谁能施此病比丘药。令我善知识说善道者而得除愈。童子。尔时一切内外宫人婇女都无堪者。童子。尔时智意。于父王所闻是语已。知病比丘须如是药。闻已欢喜身心踊悦。作是思惟。如父所言。我今此身未曾交合。施其尊者新血肉等。我于宫内最为幼年。于此法师阿闍梨所深生敬重。身口意净求无染智。以身肉血施无着法师。持己身肉以种种味而调和之。我应为此病比丘药。令我大师病苦消除得起平复。尔时智意。即持利刀深心住法。割身股肉其疮血流。持此新肉调种种味而作羹臛。以金碗盛取身上流血。即奉王。敕唤病比丘来入宫内于父王前置席令坐。血洗疮已又用涂之。复持此肉调以种种其余胜味而作美食。为获福故奉施法师。时彼比丘。不知不觉不疑有过。即便食之。是病比丘食此食时患苦即除。尔时法师病苦除已身安快乐。而为智力王。说胜妙法。为求是三昧故。令此宫内一万三千诸婇女等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尔时智力王。即便说偈。问其女曰:

汝于何处而获此 新好人肉及以血
能为病者作美膳 令是比丘得安乐
遣谁何处杀何人 乃获得斯胜好肉
以诸异味共和合 复得净血而洗涂
法师食于此食时 并用新血洗涂疮
能除如是大恶患 令彼尊者获喜乐
于本亲属天神所 我从梦中闻是言
若能得于如是药 乃可除彼比丘病
要以人身新出血 涂洗法师毒恶疮
调和人肉令香已 而为彼食故奉献
比丘但用此方者 即时病患必消除
惟有斯药堪救疗 不假余法王速办
我觉寤已从卧起 即入后宫说是言
一切宫人闻此语 悉皆默住无堪者
吾时复告宫人言 颇有能为如此事
舍己身分新血肉 和以种种余美味
用斯药食奉施彼 复以净血而洗涂
法师比丘黑恶疮 此方乃可得痊愈
若不以于如是药 疗治比丘恶疮者
法师必当便死殁 正以阙于此方故
是时宫人闻斯语 咸皆默然不复言
无有能为此惠施 如是血肉之方药
乃至一切三界人 都无能舍自身肉
宫中一一普遍告 寂然无有一言堪
我心敬重是比丘 众人咸各爱自身
以其恋着己身故 不能割舍自肉血
善哉语我何处得 我时闻已心欢喜
闻父尊重胜妙言 其心勇猛不怯弱
智意童女报父曰 愿父净心赐垂听
于己自身不爱恋 亦不计着于我想
能以勇猛舍自身 为求无上菩提故
惟愿父王更赐听 访求人肉了不得
是故便割自髀肉 调以众味奉法师
不杀他人非死肉 割身为作广利益
比丘既得免患苦 我亦当获无量福
王即问汝割身时 不甚为于苦逼恼
汝速备药自涂疮 勿令身将受大苦
闻其父王愍念言 惟愿大王复赐听
闻已深思正法行 业果如是不思议
我从父闻天所言 于己身命不顾恋
以信敬心而奉施 是故自舍新肉血
以己身分作利益 得除比丘毒恶病
我今既为无量福 以不坚身易坚身
其女复作如是言 惟愿父王更少听
闻于实法愿受持 观彼业果不思议
往昔造于不善业 众生由痴堕恶道
身肉销尽还复合 是故业报难思议
初时惟有形骨锁 念顷身肉还更合
况复造作善业者 随心所欲宁不得
虽割身肉初不痛 其疮流血亦无苦
若割一切身分时 思念法故无疮处
我于正法深爱乐 是故割肉而奉施
一切有为犹如幻 身疮还合亦如本
譬如优昙鉢罗花 经无量劫或能现
比丘法师亦如是 阎浮提中时一见
犹如阎浮金聚光 若有观者无厌足
法师实意亦如是 天人瞻仰无有厌
喻若饮于清冷水 热时能去燋渴患
比丘法师亦如是 能除众生诸渴爱
我舍股肉奉法师 并施己身新净血
除彼法师四大苦 佛所叹者我已作
圣者成就相应德 及持如此胜实定
我已供养彼比丘 愿斯福善得成佛
如香芬馥甚可乐 随顺时香胜栴檀
妙香普熏无不遍 持戒定者亦如是
犹如须弥最端严 遍照十方殊可爱
光耀地上及虚空 持戒法师亦如是
若人清净深信乐 建立最胜妙宝塔
复有余人来敬养 转增造者最胜福
法师说者亦如是 我以净心令安隐
割舍自身新肉血 我今已造正法塔
若有塔庙垂欲倒 智者扶令不倾动
复有人来供养塔 能令扶者获胜福
比丘知法塔亦然 我以良药除彼患
此能演说胜妙法 安置众生无上道
法师比丘若殒殁 斯法云何而得闻
父王当知比丘丧 即便失是三摩提
法师亦如净妙灯 疗治众生烦恼闇
安住广大三摩提 救济恶道诸群生
比丘所行不可测 恒常安住于大心
决定句义已善学 诸恶异论不能坏
于其无量亿劫中 永不复受女人身
如佛所说上敬法 我于法师已恭敬
其佛世界如恒沙 满中宝物奉如来
余有净心施足指 此福于彼最为胜
如是女人死灭后 便得见于千亿佛
悉于彼佛得出家 受持如是胜三昧
于诸两足尊佛所 及般涅槃最后时
如是一切常出家 佛子清净无秽染
亦于灯明如来所 彼佛法中修梵行
我时得转于女身 为大法师说胜法
智力王者弥勒是 恒常勇猛护持法
法师即是然灯佛 昔王女者我身是
能舍身肉无顾吝 供养功德自在者
恒常远离谄曲心 为求如是三昧故
见彼比丘病苦逼 尔时所有啼泣者
一切皆获不退地 毕竟永离诸恶趣
彼人无复众恼逼 亦离谤法及病苦
五根具足不残缺 心亦无有诸忧刺
一切端严皆殊妙 功德威神常炽盛
百福庄严三十二 皆由供养病者故
彼于我法悉出家 于其后代末世时
若能持我正法藏 彼当得见千亿佛
受持恭敬我法者 是为摄持菩提种
广能利益诸众生 当得见于阿[门@(人/(人*人))]佛
闻我行胜菩提行 便得获于圣所爱
一切本生庄严事 奉胜供养诸如来
比丘多闻持禁戒 见已净心而奉事
复能远离诸恚慢 恒为最胜大福故
速离一切瞋慢已 供养我子护法者
无量亿劫离闇冥 终不坠于恶道苦
诤心毕定堕恶趣 虽持禁戒及多闻
供养诸佛广行施 兰若禅等莫能救

尔时长老阿难。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我于如来应正遍知所。少有谘问。愿佛听许。随问为说。尔时佛告阿难。汝归本坐。如来应正遍知。恣汝所问。我为汝说。令汝心喜。尔时长老阿难白佛言。世尊。唯然受教修伽多。唯然受教婆伽婆。已蒙听许。于是阿难。即便謦欬而作是言。世尊。何因缘故。余一一菩萨行菩萨行。遇截手足及以耳鼻。或挑两目割其身分。于种种苦悉皆忍受。而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作是问已。佛言。阿难。汝若知我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备受苦者。汝尚不堪兴意欲言。况能发问。阿难。假使有人从足至顶烔然炽焰。复有余人往诣其所。而作是
言。丈夫可来。于此炽然不灭之身与五欲合。随意所受歌舞戏乐。佛言。阿难。于汝意云何。是人不灭炽然身火。随意所受歌舞戏笑五欲乐不。阿难白佛言。不也世尊。佛言。阿难。是人未灭身火或可能受五欲之乐歌舞喜戏。如来不尔。往昔行于菩萨行时。见三恶道受苦众生。及诸贫苦终无悦乐。阿难。若过去菩萨修菩萨行时。成就不缺戒不穿戒不尤戒不杂戒不取戒不动戒不浊戒不坏戒不浅戒不现相戒不相违戒正直戒如要誓戒摄众生戒。阿难。如是成就诸戒菩萨摩诃萨行菩萨行。终不逢遇截手刖足割耳劓鼻斩首挑目。及余身分亦不受于种种诸苦。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阿难。乃往过去阿僧只阿僧只劫广大无量不可思议不可称不可量无有分齐。彼时有佛。号曰宝莲花月净起王佛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阿难。彼时宝莲花月净起王佛。寿命九十九亿那由他百千劫。彼于一切日月时中
令九十亿百千众生安住佛法而不退转。阿难。彼时宝莲花月净起王如来应正遍知。般涅槃已正法灭后。末法之中于此修多罗。无量众生而厌恶之。无量众生而远离之。无量众生而违背之。无量众生而弃舍之。大可怖畏时。大厄难时。不雨时。若多雨时。非时雨时。饥馑时。邪见时。求外道语言时。恶兽夜叉时。雷电霹雳时。坏佛菩提时。有七千菩萨。于城邑王都聚落人民。从此而出。至普贤林中依彼而住。与善花月法师俱。时彼比丘为彼众说陀罗尼法门。阿难。是善花月法师。于一时中独处静坐。以天眼界清净过人。见多亿菩萨殖诸善根于余佛世界没而来生此。彼若得闻是陀罗尼法门。便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若不得闻此陀罗尼法门者。即便退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善花月法师。作是念已。即从三昧起。往诣彼大菩萨众所。到彼众已而作是言。善男子。我今欲诣城邑聚落。而为众生演说法要。尔时大菩萨众白善花月法师言。我等一切诸菩萨众。不乐仁者从此林出向彼王都城邑聚落。何以故。有无量我慢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于像法时喜夺人命。尔时善花月法师白菩萨众言。若我护惜其身命者。则不能护去来现在诸佛法也。尔时法师。即说偈言:

恒常不住于我想 乃能护持如来法
诸佛广大胜菩提 于恶世中能显示
若离一切取我想 亦离众生及寿命
于诸色声香味触 能速离者护佛法
若供百亿那由佛 清净信心施肴膳
亦施灯鬘及幡盖 至于恒沙多亿劫
若于正法衰末世 如是佛法欲灭时
于一日夜能护法 如是功德胜于彼
我为人中圣师子 正法灭时置不护
不得名为供养佛 又亦不名敬导师
汝等安乐自利益 善自将护于己身
于正法律莫放逸 应常安住修慈行
护持正戒而不杂 清净皎然无垢秽
便为供养一切佛 所有过现诸如来
施胜法宝恒修忍 静处习定善调柔
离诸鬪诤行妙因 往诣城邑救众生
大智胜仙将欲下 或有悲泣或顶礼
愿观林树香可爱 智者莫去救我等
往昔导师具十力 诸根寂静善调柔
诣彼山林闲寂处 趣于无上胜菩提
又能善行菩提因 修集福德及智慧
住林随顺而学彼 大圣威德愿勿下
汝身相好特微妙 头发绀青甚可爱
皮肤光丽如金色 辉赫照曜于大地
眉间毫相殊可爱 犹如珂贝鲜白光
勿令余人起妒嫉 国主大臣或夺命

阿难。尔时善花月法师。即于彼菩萨众。而说偈言:

所有过去诸如来 一切种智漏尽者
悉皆利益于三有 证于无上胜菩提
为求菩提修胜因 积集福德及智慧
习学彼故常修行 为欲救济众生故
一切右遶智神仙 头顶接足而敬礼
恋仰叹息皆呼嗟 高声悲叫悉号切
或有从高而坠堕 闷绝犹如大树倒
不以彼言便退转 福仙为利诸众生
仙持衣鉢欲辞去 犹如雄猛师子王
都不顾眄于得失 以其安住法性故
勿令我止山林中 损减众生诸善根
彼便往诣胜城邑 为欲利益众生故

阿难。尔时善花月法师即便往诣城邑村落。为诸众生而应说法。是比丘于清旦时。令九亿众生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住不退转。然后次第游行。至彼珍宝王城。于毕鉢罗树下坐。时彼比丘夜坐到明入其城内。令三十六亿众生于佛法中得住不退转。尔时比丘一日不食。不食已遂出王城。诣佛爪塔所。一日一夜伫立恭敬。时彼比丘复至明旦。到第二日犹故未食还复入于珍宝王城。令二十三亿众生安住佛法得不退转。于第二日不食已复出王城。诣佛爪塔所日夜伫立。夜分尽已暨于清旦。到第三日仍故未食。还入王城。安置九亿百千众生于佛法中住不退转。第三日不食已复出王城。至佛爪塔所日夜伫立夜尽到明。至第四日犹故未食。还复入彼珍宝王城。安置九十百千众生。住于佛法而不退转。于第四日断食出城。诣佛爪塔所。日夜伫立夜尽至晓。到第五日犹故未食。还入王城。安置一切大王宫内及彼城邑聚落人民。于佛法中令不退转。第五日不食已复出王城。诣佛爪塔所。日夜伫立夜尽至明。到第六日仍故未食。令王千子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住不退转。第六日不食已还复出彼珍宝王城。诣佛爪塔所。于其日夜伫立恭敬夜尽到明。至第七日犹故不食。诣王城门。尔时有王。名勇健得。时王从后宫出升于金车。白银栏楯胜妙栴檀以之为辕。毘琉璃为轮上张幡盖。宝幢庄饰宝树严列。诸缯罗网弥覆车上垂众绢叠。有八百童女执持宝绳而牵宝车。其女端正具众妙色。愚者爱乐非智人也。有八万四千刹利豪族侍卫于后。复有八万四千婆罗门豪族及八万四千长者豪族悉皆侍从。亦有五百玉女。升于种种宝庄严舆在王前行。彼女俱时见是比丘。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获不退转。六百八十万宫人悉见是比丘。皆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转。尔时众人皆脱璎珞及宝革屣。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咸皆合掌向彼比丘。作礼恭敬在前而立。尔时女人宿殖善根之所熏资。即下宝舆。偏袒右肩整理衣服。右膝着地。合掌敬礼彼比丘已。而说偈言:

今日威光遍照耀 于斯珍宝王都城
由是比丘入城故 众人咸各住瞻仰
断除一切爱欲过 亦离瞋恚及愚痴
嫉妒妄想众结缚 一切悉皆能尽灭
是时勇健得大王 当尔出游无人观
儿等及余诸眷属 咸皆无有从王者
比丘处彼大王众 端严殊特无有比
犹如十五圆满月 一切众星所围遶
身如庄严真金像 复加工匠所莹饰
犹若树王妙花敷 比丘端严亦如是
又如帝释大威德 千眼天主游升空
须弥山顶忉利王 比丘入城妙亦然
譬如梵王处梵众 又似化乐天王主
欲界夜摩甚端严 比丘入城妙若斯
如日照耀于虚空 千种焰光除幽冥
遍照一切诸十方 比丘入城妙亦然
无量劫来广行施 恒常护戒无秽杂
修于忍辱世无伦 以相严身妙如是
能起精进圣所赞 勇猛胜心修四禅
起智断于烦恼网 是故比丘照世间
佛雄无比人中上 过去已澍胜法雨
未来现在亦复然 是彼法王之真子
愿此比丘常无变 其色光照一切世
见汝威德及闻声 映蔽王威都不见
汝自己身证于法 受行佛教游世间
我等愿舍此女身 亦当得如彼比丘
彼女一切皆合掌 说偈以散严身具
胜妙金鬘珠璎珞 耳璫及以颈金锁
势若轮王观大地 游四天下起子想
国王刹利四姓等 于彼均心无憎爱
比丘已学陀罗尼 分别根力觉正道
犹彼满月处众星 亦如日轮光照耀
归命十力调伏者 若人百劫赞不尽
无量千亿多劫说 不能尽其一毛德
若转法轮智慧句 微细无垢难见法
沙门魔梵婆罗门 敬礼医王无比子
女说偈已皆欢喜 地散珠金布妙衣
髻珠璎珞直百亿 施彼比丘为菩提

尔时勇健得王作是念。此诸宫人心皆变异违叛于我。云何知也。悉脱臂印及珠璎珞。偏袒右肩右膝着地。于此比丘合掌作礼。时勇健王。见善花月颜容端正。自顾形貌不如比丘。寻即惊怖恐夺王位。极大瞋怒。时彼比丘住于王道。吹尘入目视瞬动睑。时勇健王作如是念。比丘染心着我宫人瞬眼期会。谁有能杀是比丘者。尔时勇健得王具足千子侍从其后。便诏儿言。汝今可断是比丘命。其王千子为比丘故不受王教。王作是念。儿等尚不受我教敕。我今独一而无伴侣。谁复能杀是比丘也。时勇健王有旃陀罗。名曰难提。常令杀戮毒害凶暴无所顾惜。王见难提欢喜踊跃。必能为我杀是比丘。寻时敕唤。时彼难提即诣王所。王语之言。汝今能杀是比丘不。若能杀者当重封赏。唯然大王。我当奉敕随王所遣我能杀之。即于是日便断其命。王告难提汝应当知今正是时。宜执利刀截彼比丘手足耳鼻。以其染心看我宫人。当以铁钩挑出其目。尔时难提。即受王敕手执利刀。割截比丘手足耳鼻并挑两目。王杀比丘已寻诣园林。是时众人悲号懊恼。还复入于珍宝王城。尔时勇健王。七日之中在于园苑。心无悦乐都不喜戏亦不娱乐。过七日已。从园而出还来入城。于其王路见此比丘。死经七日弃之于道。七日之中形色无变。尔时勇健王便作是念。比丘死来经于七日身色不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定得不退转无有疑也。我造恶业。必堕地狱受苦不久。作是念时。有八万四千诸天。在于空中一时同声。如是大王。如汝所念如汝所言。此比丘者。真是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王闻是语惊怖战悚。身毛皆竖心生悔恨。尔时勇健得王。忧愁苦恼心悔恨已。而说偈言:

吾舍王位及城邑 金银真珠摩尼宝
愚痴无智恶业者 我持利刀当自杀
昔时善花月法师 三十二相而庄严
入于王城光普照 犹如满月星中王
我为爱欲所惑乱 婇女围遶出城游
升于宝车刹利从 端正妙眼而来至
女见比丘皆欣悦 咸以喜心散金鬘
一切女人皆合掌 说偈歌叹彼比丘
我时娱乐出游观 刹利围遶乘宝车
遇值端正妙眼人 是大威德如来子
吾时见彼起恶意 嫉妒瞋恚生害心
以见比丘入王城 众女覩之欣喜故
光明遍照于四方 如月得出修罗口
众人皆发于大声 婇女见之悉欢喜
我昔出于麤恶言 普皆告敕其千子
速杀比丘为异段 斯是我之大怨家
一切童子悉持戒 怜愍爱念是法师
咸皆不受我教敕 吾时心怀极忧恼
见是比丘持净戒 智慧相应如慈父
我时瞋心遣令杀 不虑阿鼻及后悔
时见难提住王路 毒害与人作苦恼
我为恶教敕彼人 截此比丘如花鬘
普贤林处甚端妙 众仙瑧萃香芬馥
彼诸大众失法师 犹如一子失其母
比丘可起诣贤林 以广利益诸人众
汝今既入此王城 彼众将至大悲泣
妙花幢幡列在右 左厢端严亦复然
以诸妙衣布道路 比丘速起说妙法
汝入王城已经久 彼众必当大悲哀
于彼佛法未尽时 不令断于汝命根
假使有人大威神 广名流布遍诸方
具足势力回大地 悉皆映蔽三千界
解脱苦箭离忧患 得圣欢喜相应法
彼若见闻尚生恼 况诸世间不荒迷
花月法师如山王 三十二相以庄严
喻若众女争花鬘 俄尔分析作异段
我造尤重不善业 堕彼阿鼻无能救
于诸佛所极远离 以其割截比丘故
非子诸亲能救我 辅相诸贵及僮仆
我既造于重恶业 是等众人莫能救
过去未来一切佛 及今现在十方者
十力导师离烦恼 心如金刚我归依
见彼比丘作异分 诸天悲泣悉号叫
往告彼诸菩萨众 花月比丘为王杀
聪明利智法师者 具大威德名遍闻
安住陀罗尼菩萨 今在王城而被杀
经无量劫广行施 护戒不动无秽杂
能修忍辱无比者 今在王城而被杀
无量劫来常精进 增上胜心修四禅
起智能断烦恼者 今在王城而被杀
弃舍一切于身爱 亦不顾恋其寿命
从彼普贤林中出 今在王城而被杀
彼林大众入王城 高声悲叫悉号泣
见此比丘身数段 一切闷绝而擗地
是诸比丘启王言 大王法师有何过
持戒无缺大名称 能知宿世无边事
于彼总持得究竟 善解世间悉空寂
为诸众生显无相 弃舍一切诸愿想
演说微妙音可爱 诸根寂静善调柔
了达过去宿世事 超出一切诸世间
当得为佛自然智 于彼世间最希有
净眼明见无暗障 是谓慈心所照瞩
贪爱婬欲甚鄙秽 能生苦恼丧天趣
习欲之人离多闻 名为损减智慧者
[女*甚]着爱欲为盲人 便能伤害于父母
亦复能害持戒者 是故应当弃舍欲
大王若习于爱欲 便失威德胜自在
趣向尤恶地狱中 生于大怖极苦处
杀害聪慧胜法师 造作如是重恶业
若欲志求菩提者 应当远离如是恶
胜妙色声香味触 其心勇猛能弃舍
身意皆空犹如幻 眼耳鼻舌亦复然
修习施戒无伦匹 忍辱精进亦如是
已到禅定智彼岸 堪能利益于众生
一切世间诸天人 能以慈心观如来
彼眼能除大闇冥 悟解最胜上菩提
欢喜信心舍楼阁 象马车乘及牀敷
一切辇舆牛羊等 国界城邑诸村落
弃舍王位并金银 真珠颇梨及珊瑚
头目妻子悉能施 为求无上菩提故
欢喜供养无有比 妙花涂香及末香
种种诸幡胜幢盖 美妙歌音众伎乐
于诸有中离愿想 了知三界悉空故
是以十力相庄严 光明遍照于十方
色欲二界而不着 及以无色亦复然
若住菩萨总持者 脱舍三界如蛇皮
无有我想众生想 亦无男想及女想
彼修梵行无秽杂 菩萨安住总持故
有事无事想悉无 安不安想亦复然
非非数想非数想 以住菩萨总持故
非有有想悉皆无 非有命想众生想
非有村想及城想 菩萨安住总持故
非非贪想非贪想 非非瞋想无瞋想
非非痴想非痴想 以住菩萨总持故
于其诸根及以力 禅定道品皆不着
悉能弃舍于三有 菩萨安住总持故
不为贪瞋之所染 亦无痴乱谄曲心
见佛十力设供养 智者不悕生天处
从他闻于深妙法 不起一切诸疑惑
譬如器盛清净油 尽无尽相理亦然
正以贪恋故生爱 此则名为大烦恼
亦以瞋嫌故起憎 斯则名为恶恐怖
智者远离此二边 是谓能趣胜菩提
得为十力人牛王 出过一切诸世间
悉舍一切内外事 安住实际法性中
护持禁戒善清净 无穿无缺无秽浊
彼于净戒无间杂 亦复无其羯磨法
智人弃舍于二边 能悟无上大菩提

月灯三昧经(三摩地王经)卷第八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相关链接:

月灯——三摩地王经释

 

佛性《究竟一乘宝性论》十讲

 

【声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