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陆   找密码

专业号:灵蜕


灵蜕的最新文章:

所在位置» 圣贤智慧 -- 圣贤智慧

宠利毋前德业毋后

媒体:范文网  作者:黄杰星
专业号:灵蜕

2019/1/28 22:00:41

宠利毋前德业毋后

宠利毋居人前,德业毋落人后,受享毋逾分外,修为毋减分中。

  宠利:荣誉、金钱和财富。

  德业:德行,事业。

  修为:品德修养。修是涵养学习。

  分:指范围。

  追求功名利禄时不要抢在他人之前,进行品德修养创办事业时不要落在他人之后,享受物质生活不要贪图超过自己允许的范围,修养品德时不要达不到自己分内所应达到的标准。

  《孟子·离娄下》篇曾提出"禹、稷、颜回同道"的观点,说:"禹、稷当平世,三过其门而不入,孔子贤之。颜子当乱世,居于陋巷,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颜子不改其乐,孔子贤之。"在孔子所称为"贤"的两种人中,包含了他的两大理想:立功与立德。立功就是推行仁道,造福天下,实现大同世界;立德则是建立一种乐道自足的强大的精神境界,富贵贫贱,始终如一。

  人生的一切欲望,归纳起来是两种:精神欲望和物质欲望。为了满足这两种欲望,相应地就产生了两大追求:精神追求和物质追求。庸人、小人把物质欲望当作人生的全部,所以没有多少精神的追求。君子、贤人精神的欲望特别强烈,但是却也不能没有物质的欲望,所以他们得承受这两种欲望,他们比庸人、小人多承受一份根本的人生痛苦,只是他们最终能以精神欲望居于主导地位,达到一种具有伟大包涵力的崭新的心理和谐。这种有伟大包涵力的崭新和谐,就是"安贫乐道"。

  梦窗国师曾对人说:我手下有三等弟子,上等弟子皆毫无挂碍地绝断尘缘,专心究明己事,探求真实的自己,为真理而穷追不舍;修行不纯但好学勤勉,所取博杂的是第二等;昧却自己的灵性,一味贪嗜佛祖残涎末教的为下等。至于那些专心致志佛门之外的杂书,舞文弄墨,自吹自得的便是大俗人一个了。这等人连我手下的下等弟子都不如。更有饱食安眠,放逸度日者,仅是末流而已,这种人古人称为衣架饭囊。这种人没有僧性,不可纳为我门弟子,出入山门亦不许可,或者有人说,他也是来入门求道的,和尚怎么可以这么没有慈悲心呢?老僧我始终这样认为:不是我们没有博爱和仁慈之心;佛门所需的只是那种能知过改过,坚持不懈,经得起千锤百炼,足以继承祖先大业的人。

  退即是进与就是得

  处世让一步为高,退步即进步的张本;待人宽一分是福,利人实利己的根基。

  处世:度过世间,即一个人活在茫茫人海中的基本做人态度。

  张本:前提,准备。

  为人处世都要有让人一步的态度才算高明,因为让人一步就等于为日后进一步做好了准备;待人接物以抱宽厚真诚的态度为最快乐,因为给人家方便是日后给自己留下方便的基础。

  上古时期的古公亶父和他的部落先是居于邠地,他们不时受到狄人的侵扰。狄人来犯,亶父便以皮裘、丝绸相与;狄人再犯,又以好狗名马相与;亶父采取的是不抵抗政策。亶父不抵抗,是因为亶父的部落很弱小,完全不具备抵抗的条件。但是,如此几次三番,狄人仍然没有停止侵犯。亶父明白了狄人的意图,便召集邠地长老,对他们说:"狄人所要的是我们的土地,土地本是养人之物,我不能因为它而使人遭害。我们只好离开,放弃它了。"于是亶父将自己的部落迁到歧山,最终不仅保存下来,而且发展了强大的基业。孟子认为,亶父在不得已时采取的暂时规避,正是智者成事之心。

  骄矜无功忏悔消罪

  盖世的功劳,当不得一个矜字;弥天的罪过,当不得一个悔字。

  矜:骄傲、自负。据《尹文子》:"名者所以正尊卑,亦所以生矜篡。"

  弥天:满天、滔天的意思。

  即使有盖世超人的丰功伟绩,也承受不了一个骄矜的"矜"字所引起的反效果,假如居功自傲便会前功尽弃;即使犯了滔天大罪,也挡不住一个"悔"字,只要彻底忏悔,就能赎回以前的过错。

  这一段有两层意思:一层是说"戒骄",二层是说"悔罪"。关于戒骄的道理一般易为人们所接受,然而要真正做到"悔罪"则并非易事。

  商汤时七年大旱,汤王请太史占卜,太史说应该杀人祭天,商汤愿用自己祭天,他剪发断爪历数自己六条罪状,话才说完,方圆几十里都降下大雨解除了旱情。这就是仁,仁是儒家哲学的核心。

  由此可见,犯下滔天大祸的人,假如能够彻底忏悔,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邪念就会全消,罪孽也可能灰飞烟灭,而且还会带来好的结果,这就是"弥天罪过,当不住一个悔字"啊!

  道家的思想是出世的,但道家的始祖老子并不反对建功立业,而且十分看重个人的功业,他只是主张建功而不居功,打天下建天下而不占有天下,独享天下。"功成身退,自然之道",这是一种非常积极高尚的人生观,他认为每个人的责任就是献身社会,在政坛、在战场实现个人的价值,建立一番伟大的功业,等自己的使命完成以后,马上就应该隐退,空出舞台让后来人演出更辉煌的历史剧。如果打下天下就占有天下,那与强盗的抢劫有什么两样呢?庄子曾经尖锐指出过:"盗窃钩子的人被杀,盗窃国家的人成了王。"问题与道理就在这里。

  远害全身韬光养德

  完名美节,不宜独任,分些与人,可以远害全身;辱行污名,不宜全推,引些归己,可以韬光养德。

  韬光:韬,本义是剑鞘,引申为掩藏。韬光是掩盖光泽,比喻掩饰自己的才华。萧统《陶靖节集序》说:"圣人韬光,贤人遁世。"

  远害全身:远离祸害,保全性命。

  养德:修养品德,诸葛亮《诫子书》说:"君子之行,以静养身,以俭养德。"

  不论如何完美的名誉和节操,不要一个人独占,必须分一些给旁人,才不会惹起他人忌恨招来灾害而保全生命安全;不论如何耻辱的行为和名声,不能完全推到别人身上,要自己承担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掩藏自己智能而更多地修养品德。

  一个有修养的人,应该知道居功之害。同样对那些可能玷污行为和名誉的事,也不应该全部推诿给别人。据《史记》载:在鲁哀公十一年那场抵御齐国进攻的战斗中,右翼军溃退了,孟之反走在最后充当殿军,掩护部队后撤。进入城门的时候,他鞭子抽打马匹,说道:不是我敢于殿后,是马跑不快。他这样做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功劳。从消极方面说,人立身处世,不矜功自夸,可以很好地保护自己。韩信是汉朝的第一大功臣:在汉中献计出兵陈仓,平定三秦;率军破魏,俘获魏王豹;攻下代,活捉夏说;破赵,斩成安君,捉住赵王歇;收降燕;扫荡齐;历挫楚军。连最后垓下消灭项羽,也主要靠他率军前来合围。司马迁说:汉朝的天下,三分之二是韩信打下来的;项羽,是靠韩信消灭的。但是,功高震主,本来犯了大忌,加上他又不能谦退自处,看到曾经是他的部下的曹参、灌婴、张苍、傅宽等都分土封侯,与自己平起平坐,心中难免矜功不平。樊哙是一员勇将,又是刘邦的姨夫,每次韩信访问他,他都是"拜迎送",但韩信一出门,就要说:我今天倒与这样的人为伍!这样,终于一步步走上了绝路。后人评价说,如果韩信不矜功自傲,不与刘邦讨价还价,而是自隐其功,谦让退避,刘邦再毒,大概也不会对他下手吧?当然,对韩信的遭遇,这种看法是否恰当、公允,或者,是否还有别的公正的评价,这里姑且不论。但韩信的态度、遭遇的确是一个教训,也尤其使有才有功者在这个问题上深思猛醒!从历史上看历代君主多半都是开国功臣,但功高震主者则有亡身危险。

【声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