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陆   找密码

E-file:修乐


修乐的最新文章:

所在位置» 大日之光 -- 大印精髓

不逃避不确定感与菩提心连结

媒体:微信-中国噶举中心  作者:佩玛�丘卓
发布:修乐

2018/8/22 8:47:15

上述的这些方法之中,有些是具有危险性的,有些是滑稽的,有些则是相当温和的。重点是,我们很可能误用其中任何一种活动来逃避不安之感。一旦上了“身王”之瘾,便种下了更多增加痛苦的原因。不论,我们多么努力,都不可能拥有持久的满足感。逃避倾向只会削弱内在的力量。

“身王”所造成的痛苦,传统上通常以老鼠被捕作为比喻,因为它们无法抗拒奶酪的引诱。一位高僧在这个比喻上动了些有趣的手脚。他说他早年在西藏很喜欢抓老鼠,不过他并不是想杀它们,而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比它们高明一些。他说西藏的老鼠显然比一般的老鼠聪明多了,因为他始终没捉到过一只。后来它们反而成了他学习解脱的典范。他觉得那些老鼠和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一样,它们竟然发现最善待自己的方式,就是避开奶酪所带来的短暂快乐,而换得继续活下去的愉悦。他鼓励我们要以老鼠为师。

无论陷得有多深,我们通常都不会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好奇。我们无法自然而然地探索自我的谋略。大部分人只是盲目地寻找自已所熟悉的慰藉,并且对自己的不知足感到莫名其妙。菩提心的修炼之中,最根本的方法就是——留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我们只是不带任何批判地对自己心中的反应进行友善的观察。终有一天我们会决定不再以旧有的方式伤害自己了。

第二个“唯物之王”就是所谓的“语王”。“语王”象征着我们总是以各种信念所制造的幻觉,来确立实相的本质乃是固定不变的。任何一种“主义”——政治上的、生态上的、哲学上的或是精神上的——都可能被我们如此误用。譬如“策略上的得体性”就是“语王”的运作之一。我们一旦深信自己的观点才是得体的,器量就会变得非常狭窄,而且会厌恶别人的缺失。

举例而言,如果有人质疑我们,对执政党所抱持的信念,我们会做何反应?如果有人不赞同我们对同性恋、女性主义或环保议题的主张,我们是什么感觉?自己对抽烟、饮酒的观念遭受挑战时,内心的反应又是什么?我们所坚信不移的宗教信仰如果无法与人分享,我们会怎么样?

刚开始修行的人时常对打坐或佛法抱持过度热衷的态度。我们觉得加入一个新的团体,或接受一种新的观点,是非常开心的事。然而,我们会不会因此而批判那些有着不同看法的人?如果有人不信轮回,我们会不会因此而封闭住自己的心?

因此问题并不在信念的本身,而在于我们如何利用它们来获得优势,如何利用它们来讨好自己、驳倒别人,如何利用它们来逃避那份“自己是无知的”的不安感。这使我联想起上世纪60年代的一位友人,他最热衷的事就是反抗所有的不公不义。每当某种冲突即将获得和解时,他就会进入一种低沉的状态。如果新的暴动又兴起了,他立刻变得精神焕发。

贾维斯·杰伊·马斯特斯是我的一位朋友,他是佛教徒,也是一个死刑犯。他写了一本书,书名是《寻找解脱》(Find Freedom)。他在书中告诉了我们一则被“语王”引诱的故事。

有一天晚上他坐在自己的床上看书,隔壁的邻居奥玛突然大叫:“嘿!贾维斯!赶快转到第七台。”贾维斯的电视当时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他看到一群怒气腾腾的人正在挥拳抗议。于是他问道:“喂!奥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的邻居回答他:“这些都是三K党,贾维斯,他们正在大骂一切的问题都是黑人和犹太人搞出来的!”

几分钟后,奧玛又大叫着说:“嘿!快看现在的实时新闻。”贾维斯抬头一看,电视上正播出一群举着标语牌游行示威的人遭到了警察的逮捕。他嚷嚷着:“看得出来这些人非常愤怒,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奥玛说道:“贾维斯,他们是一群环保人士!他们要求政府停止砍伐森林,停止猎海豹和其他的动物。你看看那个对着麦克风咆哮的女人和那些大吼大叫的人!”

十分钟后奥玛又嚷嚷了,“嘿!贾维斯!你还有没有在看电视啊?你看见现在的画面没有?”贾维斯抬头一瞧,有许多西装革履的人正在喧嚣着,于是他说:“这些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奥玛回答道:“贾维斯!那是美国总统和国会大佬们,他们正在上全国联播节目。你看看,每个家伙都想说服群众,经济不景气全是别人的错。”

贾维斯又说话了:“唉!奥玛!今天晚上我真的学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不论他们穿的是三K党的外衣,环保人士的行头,还是昂贵的西装,这一张张的脸都带着同样的怒气。”

一旦被“语王”所掳获,我们就会开始坚信自己的感觉是千真万确的。因此,我们如果发现自己变得想当然地愤怒,那就表示有点过头了;我们改变现状的能力已经受到了阻碍。信仰和理想也是另一种造就铜墙铁壁的方式。

第三种“唯物之王”——也就是“意王”——很善于运用最微细、最有魅力的谋略。每当我们企图躲避不安的感觉时,我们就会寻求某种特殊的心态,这时,“意王”便开始活动了。我们往往以同样的心态嗑药,以同样的心态从事体育活动,我们甚至会利用爱情、利用灵修来逃避不安。各式各样的方式都会改变我们的心态,而我们总是对某些特殊的心态上瘾。

摆脱日常琐事是一种很棒的感觉。我们总想拥有更多这类的感觉。譬如,刚开始练静坐的人,经常希望他们能因此而转化生命中的痛苦。如果你要他们平等地接纳无聊与至乐,他们一定会觉得很扫兴。

有的时候,突如其来地,人们会经验到一些惊人的境界。最近,有一位律师告诉我,她在街角等红绿灯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她的身体突然扩张到宇宙那么大,她本能地感觉自己和宇宙根本是一体的。她完全不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以前的假设完全被推翻了,她知道她和万物从未分离过。

不用说,那一次的经验,撼动了她以往的信念,令她开始质疑我们为何要浪费这么多时间捍卫我们私有的领土。她开始明白这种窘境如何导致了全球的战争和暴力。当她开始执著于那个经验,并且还想重复时,问题就来了。凡俗的观点不再能满足她,她只感觉苦恼与失落。她觉得如果再也无法回到那变换的意识状态,她很快就会死亡。

20世纪60年代时,我认识许多每天嗑迷幻药的人,他们真的相信自己能一直维持那种high的状态。最后他们却炸掉了自己的脑袋。我还认识一些对爱情上瘾的男男女女,如同情圣唐璜一般,他们简直无法忍受爱情的光辉消退的感觉;他们永远在寻找新的恋人。

即使高峰经验为我们揭露了真理,让我们明白了修炼的目的,但是从根本上来看,这些经验并没什么大不了。如果无法将它们融入于生活的起起伏伏中,而对它们产生了执著,它们就会阻碍我们的修行。就算我们相信这些经验是真实不虚的,我们仍然得学会跟邻居和睦相处,然后生活中才能充满着深刻的洞见。12世纪的西藏瑜伽士密勒日巴听到弟子冈波巴的高峰经验时,只说了一句话:“这些经验不好也不坏。继续打坐。”这些经验的本身并不是问题所在,麻烦就出在我们会对它们上瘾。既然升扬之后必定下降,一旦皈依了“意王”,失落就在所难免了。

每个人都拥有逃避生活的惯性伎俩。简而言之,这就是“唯物三王”的教诲。这个简明的教诲就像每个人的自传一般地真实。每当我们运用“三王”的谋略时,便无法享受平凡时刻中的惊喜与温馨了。与菩提心连结其实是很平常的事。

只要不逃避日常生活的不确定感,就能够和菩提心产生连结。那是一股自然涌现的力量,它是根本无法被制止的。只要不再用自我的谋略来阻碍它,菩提心泉将源源不绝地涌出。我们也许会减缓它的流量,我们也许会封住它的出口,但是只要有一道裂缝,菩提心泉终究会一涌而出,就像人行道旁的小花和野草,只要有一点缝隙,它们一定会钻出头来欣欣向荣地活着。

【声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发表须知:
一、用户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规定,审慎、合法地利用伊妃(E-file)平台发表言论、作品。
二、用户的言论、行为若涉嫌违法或侵权,用户可能被强制承担因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全部法律责任。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伊妃(E-file)运营方有义务提供用户资料,有义务和权利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各种必要措施。
三、伊妃(E-file)中心授权网络法律专业研究服务机构“网络法苑”为用户及客户提供包括免费咨询在内的全方位的法律支持。